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新聞 > 正文

“千年丹都”再崛起

——貴州銅仁萬山區資源枯竭城區綠色轉型調研

貴州銅仁萬山區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,引進年產15萬輛汽車的萬仁新能源汽車項目。圖為萬仁新能源汽車集團的生產線。

圖為當年萬山貴州汞礦使用過的機床設備。

銅仁萬山區打造的彩虹海主題公園,成為市民和游客休閑娛樂的好去處。

銅仁萬山區大力發展旅游業,打造了以礦山文化為特色的休閑懷舊小鎮——朱砂古鎮。

銅仁萬山區建成九豐農業博覽園,大力推廣大棚蔬菜種植技術,助力當地農業轉型。圖為該農業博覽園培育種植的800斤“巨無霸”大南瓜。

銅仁萬山區旺家花園“微工廠”巾幗錦繡坊里,搬遷戶正在學習刺繡。

 

游客體驗玻璃棧道。

閱讀提示

湘黔交界、武陵山脈深處的貴州省銅仁市萬山區,曾是中國最大的汞工業基地。作為“汞都”,萬山為新中國經濟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,而資源枯竭后,當地因經濟支柱轟然倒塌而陷入困境,艱難地尋求轉型再崛起。

調研組在采訪中看到,如今的萬山早已摘掉“汞都”的舊頭銜,亮出一張張新名片:休閑懷舊的朱砂古鎮讓“千年丹都”重煥生機,連片的大棚蔬菜成就萬山“武陵菜都”的美名,電子商務和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產業正在崛起……歸來再看萬山紅遍,這座城市正在轉型中迎來新的輝煌。

“汞都”輝煌中謝幕

貴州銅仁萬山區,因其朱砂開采與冶煉歷史可追溯至3000年前,其汞礦儲量和產量都曾位居亞洲前列,被譽為“中國汞都”“千年丹都”,我國第一個縣級行政特區就設置于此。貴州汞礦產量一度占全國汞產量的60%以上。在上世紀60年代,萬山汞為我國償還國外債務發揮了巨大作用,被周恩來總理稱為“愛國汞”。

在貴州汞礦,五湖四海的專業人才匯聚于此,又從這里走出一批批管理者和技術人員,輸送到全國各地。貴州鋼鐵廠、甕福磷礦、務川汞礦、廣西平果鋁廠、陜西略陽鋼鐵廠等均有從貴州汞礦輸送的人才。貴州汞礦還是貴州國有大中型企業的搖籃。

提起貴州汞礦,老礦工很是自豪。礦工子弟伍小平曾聽父親說:“七八十年代,礦上就已經通電、通公路,建起了3座電影院,礦里經常舉行文藝會、籃球比賽,隨處可見解放牌汽車。”當時地方干部的月工資在30元左右,而汞礦工人的月工資可達百余元。

然而,作為礦工子弟,伍小平并沒能感受到父親那代汞礦人的輝煌與驕傲。20世紀90年代以后,隨著汞資源的日趨枯竭,貴州汞礦發展日漸艱難,伍小平成了待業青年,“聽父親說,當時礦區工資已經發不全,很多人買斷了工齡,外出打工”。當年熱鬧的礦區就這樣衰敗下來,日漸蕭條。

2001年貴州汞礦實施政策性關閉,失去了唯一產業支撐的萬山迅速衰敗,財政總收入僅僅為320萬元,全部來自農業稅。300多萬元的財政收入,連水電費都不夠。特區從“特好特富”變成了“特窮特差”:基礎設施脆弱、財力極為薄弱、經濟總量微弱;工業化水平低、城鎮化水平低、城鄉居民收入低;失業人員多、遺留問題多、社會不安定因素多。

曾經的輝煌驟然謝幕,百姓帶著不解和怨言,四散而去。一座城市熄滅了燈火,人去樓空,只剩下隨處可見的廢棄磚瓦、玻璃,散亂著布滿青苔的磚石,坑坑洼洼的道路。誰能知道,萬山的未來在哪里?曾經輝煌的景象還能重現嗎?

開啟轉型脫困新征程

2008年初,一場罕見的冰雪凝凍災害降臨,停水停電、交通中斷40多天,群眾的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,原本就貧困交加的萬山更加困苦。

在最困難的時候,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帶著黨中央、國務院的親切關懷,在這個寒冷的冬季,來萬山看望慰問受災群眾,并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作出重要指示,給萬山人民點燃了希望,也開啟了萬山轉型發展的大幕。

2009年3月,國務院將萬山列為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型城市,給予特殊政策扶持。國家發展改革委、財政部、水利部等部門通過財政轉移支付、項目扶持、政策傾斜等方式支持萬山發展,重點安排實施民生工程,極大促進當地民生改善。

2013年5月,習近平總書記對萬山轉型發展作出重要批示,對銅仁市萬山區干部群眾奮力拼搏,實現了脫困目標,感到十分欣慰。并寄語萬山區加快推動轉型可持續發展,不斷提高經濟社會發展和群眾收入水平,為實現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作出積極貢獻。

時不我待,萬山必須抓住重要的發展機遇,解放思想、開拓創新、主動求變。“以前是有多少錢辦多少事,現在是有多少事需要辦,就去找多少錢”“先干不爭論、快干不議論、干成再結論”的干事作風成為轉型新共識,“立說立行、馬上就辦、辦就辦好”的干事創業氛圍逐漸形成。作風建設“大力度”催生發展“加速度”,萬山從此駛入奮起直追的快車道。

萬山奮力催生著希望的種子,然而產業空白、資金薄弱、人才缺乏等“硬傷”,導致多少企業好不容易被請來,看一眼就走了,希望一次次被澆滅,萬山干部心痛不已。硬件不能馬上改變,那就改變自己。萬山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,提高辦事效率,為企業搞好服務,逐漸扭轉投資商對這個“山包包”地區的看法,“歡迎您先來考察”“您覺得還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們協商解決”,萬山干部以一對一“保姆式”服務打動了企業,不少企業從最開始的“不考慮”“再看看”,到最后真的留了下來。

從山東壽光引進九豐農業項目的時候,企業方因為擔心地方辦事拖沓影響投資開工,向萬山提出了支付1000萬元保證金的要求。“合同一旦簽訂,如果兩個月內達不到投資方開工的條件,1000萬元就當作違約金,九豐可以一分不退。”企業相當“硬氣”的要求引起了一番爭議,但萬山區委、區政府卻一口答應,頂著壓力迎難而上。“我們有信心,絕不能因為工作效率、服務水平跟不上造成項目落不了地。項目順利推進,就沒有違約金一說了。”萬山區委書記田玉軍說。

萬山轉型的魄力和決心連企業也沒想到,2015年4月底,雙方正式簽約,5月1日就破土動工,半個月流轉土地2000畝,20天園區完成1萬平方米的場平并完成第一座鋼架連體大棚搭建,3個月后第一座大棚就進入種植階段,9月中旬,60多個品種的新鮮蔬菜正式出棚。

打造多張閃亮新名片

970公里的地下礦洞、歷史厚重的汞工業博物館、“那個年代”懷舊風情街、網紅風的懸崖泳池、驚險刺激的玻璃棧道……誰能想到,當年漫山遍野礦渣的蕭條之地,如今成了熱門的旅游景區。

2015年,萬山區與江西吉陽實業集團簽約,整合打包原汞礦區遺址、遺產、遺居,進行市場化開發,打造以礦山文化為特色的休閑懷舊小鎮——朱砂古鎮。

朱砂古鎮景區開園當天,自駕游汽車從景區一直排到了高速路口,場面火爆始料未及。這個集特色文化、休閑旅游、愛國主義教育于一體的朱砂古鎮,很快成為“千年丹都”一張嶄新的名片。

離朱砂古鎮不遠,是萬山打造的另一張名片:九豐農業博覽園。13.8萬平方米的現代化蔬菜生產、育苗、觀光和成果展示大棚,引入了國內最前沿的繁種技術、管理理念等,培育種植黃瓜、絲瓜、南瓜等100多個優質蔬菜品種,直接供應大型超市。以九豐農業博覽園為龍頭,萬山在全區推廣“九豐農業+”模式,在每個鄉鎮(街道)建標準化蔬菜大棚基地、培育一個蔬菜品牌,萬山以每人年薪20萬元從九豐農業公司聘請了10名大棚蔬菜種植技術人員擔任各鄉鎮(街道)科技副鄉長,指導各鄉鎮開展大棚蔬菜生產。

通過大棚種植,萬山區走活了農業轉型這盤棋,徹底打破了萬山群眾“手工勞作”的農耕思維,實現了傳統農業“從田到棚”的跨越式發展。如今的萬山,“千年丹都”成為“武陵菜都”,一躍成為黔東市民的“菜籃子”,休閑觀光的“花園”。昔日的工業區,刮起了一股強勁的綠色風,再度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。

除了改造升級傳統產業,萬山還搭乘“互聯網+”快車,瞄準了新興產業。敢想敢干的萬山人“無中生有”闖新路,在全國發出“百萬年薪”求賢令,從浙江引進電商龍頭企業高管陸曉文。沒有產業鏈,就自己孵化;沒有人才,就自己培養;沒有市場,就拉著業內朋友要訂單、找資源,一步步打開市場。僅2年的時間,一座電商生態城拔地而起,電商銷售額達到4億多元。

此外,萬山還發力新能源汽車產業,引進投資20億元、年產15萬輛的萬仁新能源汽車項目。2017年7月31日,萬仁新能源汽車集團首輛汽車下線,標志著銅仁新能源裝備制造業發展翻開嶄新的一頁,這也是萬山綠色轉型發展的新突破。談起新能源產業,田玉軍充滿期待:“新能源汽車有1∶10的帶動力,全部建成后,年產值可達100億元,帶動100多家上下游企業發展,產生1000億元產值。到那時,萬山將迎來歷史性改變,轉型就真正成功了。”

民眾返鄉喜迎新生活

淅淅瀝瀝的小雨中,調研組一行來到了萬山區青年湖村一戶農家。農戶家的兩層小樓寬敞氣派,院子里種的各種蔬菜翠色欲滴,周邊環境清幽靜謐。

農家主人楊姐正麻利地招呼遠道而來的客人。“土雞是我們自己養的,菜也是我們自己種的。”楊姐笑盈盈地說。平時,楊姐家一批能招待10桌客人,每天能有三四百元收入,客人多的時候每天收入能達到2000多元。

距離楊姐家5分鐘車程,就是九豐農業博覽園,8分鐘車程就能到朱砂古鎮,楊姐家所在的萬山區青年湖村黃家寨還緊挨著濱河公園,可供游玩。“自從這里搞起旅游,游客多起來了。好多村民開起了農家樂,不用出去打工。我們是2015年開的農家樂,生意還不錯。”楊姐說。

背靠青山綠水的青年湖村里,楊姐過上了有滋有味的日子;而在窮困的石阡縣大沙壩鄉,錢曉琦全家在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的幫扶下,一腳從大山邁入了城市。“我們一家五口原來就擠在一間木屋里,村里到鎮上要走1個多小時。”錢曉琦說,如今在城區生活,舒適便捷多了。

近年來,萬山區實施了區外4.5萬人、區內1萬人易地扶貧搬遷工程。錢曉琦全家因此住進萬山區旺家花園扶貧安置點,這里位于城區繁華地段,周圍配套了醫院和學校。錢曉琦還在當地政府安排下,到錦繡刺繡坊免費學習刺繡。“現在我有了技能,可以自力更生了,這種感覺特別好。”錢曉琦說。

伴隨著萬山轉型發展,產業在這里聚攏并產生輻射效應,城鄉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像楊姐、錢曉琦一樣的千千萬萬普通百姓,由此開啟了嶄新的生活。他們在家門口開起了農家樂、小超市、雜貨鋪、禮品店;他們在企業里干起了保安、保潔員、導游、售票員;他們在蔬菜基地學習新技術,甚至自己種植大棚蔬菜,成了新型職業農民;他們利用政府提供的培訓平臺學起了刺繡、縫紉、裁剪等技術,成為工廠里的產業工人。他們擺脫了背井離鄉漂游不定的打工生活,回到家鄉照顧年邁的父母,陪伴年幼的孩童,建設美麗的家園。他們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幸福,眼里燃燒著希望。

歸來再看萬山紅遍,新思想催人奮進,新產業蓄勢待發,新面貌鼓舞人心。原載《經濟日報》

編輯:陳敏
相關閱讀
0
优游分分彩 平遥县 | 澳门 | 迭部县 | 莱阳市 | 凭祥市 | 资阳市 | 沂水县 | 阜南县 | 屯留县 | 谢通门县 | 沁水县 | 深州市 | 巴马 | 长子县 | 德昌县 | 兴安盟 | 永修县 | 株洲市 | 巫溪县 | 海口市 | 东乡县 | 南城县 | 奉新县 | 宿松县 | 黑山县 | 渭南市 | 东平县 | 西藏 | 柞水县 | 内乡县 | 青海省 | 吉林省 | 阳朔县 | 镇巴县 | 博客 | 翁源县 | 盐源县 | 青海省 | 宁南县 | 金堂县 | 琼海市 | 沈丘县 | 枣强县 | 冕宁县 | 杭锦后旗 | 垫江县 | 明星 | 托里县 | 金门县 | 文化 | 镇远县 | 英超 | 上蔡县 | 富宁县 | 灵台县 | 霍城县 | 泸西县 | 青神县 | 湘潭县 | 伊春市 | 班玛县 | 吴川市 | 五常市 | 马龙县 | 道真 | 独山县 | 绥化市 | 丹巴县 | 岚皋县 | 肃宁县 | 福州市 | 江山市 | 忻州市 | 靖州 | 庆安县 | 遂平县 | 磐石市 | 麦盖提县 | 封丘县 | 阳高县 | 卢氏县 | 尼玛县 | 南汇区 | 黄石市 | 隆子县 | 郎溪县 | 鄄城县 | 分宜县 | 大悟县 | 平昌县 | 社旗县 | 镇江市 | 张家港市 | 张家港市 | 琼中 | 伊春市 | 裕民县 | 澄迈县 | 射阳县 | 兴业县 | 科技 | 景东 | 景泰县 | 游戏 | 开江县 | 六枝特区 | 随州市 | 筠连县 | 盐亭县 | 灵川县 | 岱山县 | 历史 | 贵港市 | 岳普湖县 | 县级市 | 永修县 | 文山县 | 合肥市 | 隆德县 | 磐安县 | 商水县 | 腾冲县 | 仲巴县 | 许昌市 | 涞源县 | 宝清县 | 武清区 | 梨树县 | 镇巴县 | 建湖县 | 赣州市 | 偏关县 | 鹤壁市 | 林周县 | 鄂托克前旗 | 库尔勒市 | 遵化市 | 鹤峰县 | 兴宁市 | 定日县 | 白银市 | 临漳县 | 宁蒗 | 永福县 | 灌阳县 | 方山县 | 龙南县 | 松原市 | 恭城 | 泰兴市 | 家居 | 扬中市 | 中宁县 | 闽清县 | 淮滨县 | 大新县 | 垫江县 | 涞水县 | 花莲县 | 湟源县 | 巫溪县 | 上高县 | 乌海市 | 彰化市 | 蕉岭县 | 河津市 | 县级市 | 濮阳县 | 晋城 | 北票市 | 赤水市 | 崇明县 | 临泉县 | 恩施市 | 蓬溪县 | 北碚区 | 道孚县 | 阳山县 | 石泉县 | 娱乐 | 团风县 | 肇东市 | 怀仁县 | 临夏县 | 诸暨市 | 延安市 | 古交市 | 吴桥县 | 噶尔县 | 镶黄旗 | 崇仁县 | 宁乡县 | 黑水县 | 墨竹工卡县 | 诏安县 | 常州市 | 辽源市 | 满洲里市 | 巴彦县 | 微博 | 潮安县 | 安庆市 | 天峻县 | 金华市 | 开远市 | 龙川县 | 南和县 | 仙游县 | 绵竹市 | 保德县 | 乐安县 | 将乐县 | 如皋市 | 调兵山市 | 莱阳市 | 佳木斯市 | 绍兴市 | 宣武区 | 甘肃省 | 茶陵县 | 游戏 | 长汀县 | 丰镇市 | 剑阁县 | 廊坊市 | 炎陵县 | 吴旗县 | 奎屯市 | 临汾市 | 丽江市 | 涟源市 | 南澳县 | 拜城县 | 辛集市 | 奈曼旗 | 西青区 | 老河口市 | 惠安县 | 迁西县 | 通海县 | 昂仁县 | 海城市 | 石棉县 | 赞皇县 | 肥西县 | 镇康县 | 和顺县 | 南通市 | 武乡县 | 大化 | 买车 |